文档标记语言的一点思考

近来在水木上讨论文档标记语言的优劣,想起前些天查资料时正好又碰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Scribe,于是多花了一点时间查找,没想到找到的资料仍然非常稀少。

Scribe,是 Brian Reid 在 Carnegie Mellon 的 Ph.D Thesis,也是对文档格式研究中所绕不开的一个重要的名字 (另一个,当然是 Don Knuth 的 TeX),这个项目大概在 1976 年开始,1980 年 Reid 发表这篇 Scribe: A Document Specification Language and its Compiler 以后,就甚少有什么改进了,尽管 Reid 的论文中也研究了 Knuth 的工作,但可以认为 Scribe 和 TeX 是同时代的作品。从对后续文档格式的影响说,Scribe 还更大一点,我们熟悉的 SGML (XML 的前身),BibTeX 都受了 Scribe 的影响。在 1982 年,Reid 还因为这一贡献 (Ground-breaking text-formatting language.) 获得了 Grace Hopper Medal

可是 Scribe 在应用上的成就却远远地被 TeX 所抛离,TeX 的生命力,被证明持久至今,而 Scribe 现在却在网上连一个正式的文档格式规范都找不到,一篇超过两页的详细描述都找不到!这是为什么呢?从 wikipedia 的文章中我们或许可以猜到一些隐情。

与 Knuth 慷慨地将 TeX 放入 public domain 不一样,1979 年 Reid 就把 Scribe 卖给了一个叫做 Unilogic 的公司,后来这个公司还持续和 Carnegie Mellon 大学就 Scribe 的知识产权问题扯皮,直到 CMU 放弃。最愚蠢的还不在这里,Scribe 居然在免费提供的 Scribe 程序中安插了后来被称为“time bomb”的东西,也就是说,90 天后如果用户不购买,这个软件就会执行自毁程序。

从 Scribe 如此猥琐的历史看,这个软件、这套格式最终为大众所抛弃,实在一点也不奇怪。

Author: jjgod

A software engineer from China, working on text rendering for a fruit company. Interested in typography and science fiction.

1 thought on “文档标记语言的一点思考”

  1. 确实如此。。。开放的生命力相对较强一些。。。不过激励有限,专利保护等本身宗旨为了鼓励创新,但是过头了反而阻碍了创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