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god / blog Random notes & thoughts.

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2

Thoughts on Learnable Programming

After reading Bret Victor’s new essay Learnable Programming and some of the responses, the idea keep lingering in my head. While his famous lecture Inventing on Principle tackled the idea of making new principles, people are mostly interested in applying that visualization method on IDEs and such. Although most of these efforts are largely experimental, […]

我了解到的挪威

相比熟知的中西欧国家,北欧对于国内的朋友较为陌生,比如我有的朋友从来记不住我去的是挪威,分不清瑞典与瑞士的也大有人在。不独国人,据一位美国同事说,他的同乡一直以为他去的是南卡罗来纳周的 Norway。近期见诸媒体的有一些关于北欧的报道,比如南方周末的这篇《高物价高税负,丹麦为何走得比美国好》和纽约时报的《Investors Seek Out Safer Shores》也算是管中窥豹。来挪威已经两年,别的北欧国家不敢说,至少对于挪威可以略谈谈我自己了解到,而国内甚少报导的部分,权作参考。 常说挪威是个“社会主义国家”,从我们中学学到的定义“国家控制经济命脉”来说,确实如此,挪威的核心产业基本上都是国家控制或者大力扶持,个人独资的企业极少,比如石油是国家石油公司 (Statoil) 占了绝大多数的份额、铁路是 NSB、航空业老牌的北欧航空 (SAS) 虽然受到很多挑战,但仍占最大份额。 相比其他北欧国家,挪威对于农产品有非常大的贸易保护,传统的渔业不说,乳业是由国内的巨头 Tine 控制的,去年因为 Tine 对雨季后产奶量的错误判断造成了整个国家的“黄油危机”,整个圣诞季全国的商店都没有足够的黄油,只能用人造黄油替代,而进口黄油很难进入挪威市场,Tine 不仅是最大的乳业销售商,同时它还占有行业规范制定者的地位,类似“裁判下场打球”,所以国内对此有很多批评。禽业则来自 Prior 占据了超市绝大部分的鸡蛋货架。 与工农业的贸易保护同时的,是零售业的封闭,整个挪威的贫富差距虽然较小,但是最富有的人往往是国内的零售业巨头,如 Rimi 等。有观点认为,高物价其实很大部分来自零售业的贪婪,同样的产品,如果在中东超市销售,价格就比常见的联锁超市链的售价要低很多。 从中国到挪威,最不习惯的也许是巨大的人力成本差异,从网上购物的邮费或者快递费动辄数百不说,技术工人的收费更是令人咂舌,电工和水管工一小时的收费可以轻易上千,房屋、汽车的维修费用也极高,例如安装汽车尾部的拖车装置就要花费上万。在国内这是很难想象的。 虽然整个挪威地广人稀,但首都奥斯陆的人口密度却比北京更高,高人口密度很大程度上来自移民滥用了福利制度。如最近的报导认为短期来挪威工作的人对社会的贡献要比长期的移民多得多,因为短期的工程师等往往有较高工资,纳税但基本上享受不到福利就回去了,而长期移民却有许多长期享受失业和生育福利但从来不工作的。 同时这也带来了很多不稳定的因素,来挪威两年,遇到过三次在公交车上偷窃的行为,据办公室的同事说,这在十来年前的挪威是很难想象的,当时的城市用“路不拾遗”形容也毫不夸张。再比如奥斯陆警察以巡逻不必佩枪自豪,但最近大部分的警察也开始佩枪了,当然治安的不稳定因素也不只是移民造成的。 挪威的 IT 产业相比美国和许多其他欧洲国家都更陈旧和封闭,相比邻国瑞典对创业的扶持都远远不及,整个产业最多的是 Java、.NET 的企业咨询,应用新技术的创业公司极少,招聘国外的员工也很少。最近见到的负面新闻有整个国家的银行登录系统 BankID 坚持使用 Java applet、投入巨资开发,处理整个国家人口与税务数据的 Altinn 系统闹了大笑话 等等。 北欧的医疗保障体系广受赞誉,但身在挪威的人反映这个体制的主要问题是医疗处理的缓慢,造成许多人不夸张病情就无法就医,情况要比在中国糟糕得多。同时也有人利用体系的漏洞,比如威胁转到私立医院来加快就医的速度,或者不得不支付高昂的私人保险来减少排队时间。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体制对于大病是很好的防护网,但对于小病和急诊的待遇其实不如中国的情况。 以上看起来写的都是负面的情况,但都是我自己亲身了解到的,中国国内的报导甚少触及,可以给对北欧有兴趣的人作为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