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god / blog Random notes & thoughts.

Culture

< /troll >

Two years ago, I started my first job at Nokia, Qt Development Frameworks. Originally planned to become a Mac developer, I ended up working on the text layout and font rendering part of Qt. Not exactly carried out what I wanted to do, it is still a fantastic job with many good memories. Some of […]

我了解到的挪威

相比熟知的中西欧国家,北欧对于国内的朋友较为陌生,比如我有的朋友从来记不住我去的是挪威,分不清瑞典与瑞士的也大有人在。不独国人,据一位美国同事说,他的同乡一直以为他去的是南卡罗来纳周的 Norway。近期见诸媒体的有一些关于北欧的报道,比如南方周末的这篇《高物价高税负,丹麦为何走得比美国好》和纽约时报的《Investors Seek Out Safer Shores》也算是管中窥豹。来挪威已经两年,别的北欧国家不敢说,至少对于挪威可以略谈谈我自己了解到,而国内甚少报导的部分,权作参考。 常说挪威是个“社会主义国家”,从我们中学学到的定义“国家控制经济命脉”来说,确实如此,挪威的核心产业基本上都是国家控制或者大力扶持,个人独资的企业极少,比如石油是国家石油公司 (Statoil) 占了绝大多数的份额、铁路是 NSB、航空业老牌的北欧航空 (SAS) 虽然受到很多挑战,但仍占最大份额。 相比其他北欧国家,挪威对于农产品有非常大的贸易保护,传统的渔业不说,乳业是由国内的巨头 Tine 控制的,去年因为 Tine 对雨季后产奶量的错误判断造成了整个国家的“黄油危机”,整个圣诞季全国的商店都没有足够的黄油,只能用人造黄油替代,而进口黄油很难进入挪威市场,Tine 不仅是最大的乳业销售商,同时它还占有行业规范制定者的地位,类似“裁判下场打球”,所以国内对此有很多批评。禽业则来自 Prior 占据了超市绝大部分的鸡蛋货架。 与工农业的贸易保护同时的,是零售业的封闭,整个挪威的贫富差距虽然较小,但是最富有的人往往是国内的零售业巨头,如 Rimi 等。有观点认为,高物价其实很大部分来自零售业的贪婪,同样的产品,如果在中东超市销售,价格就比常见的联锁超市链的售价要低很多。 从中国到挪威,最不习惯的也许是巨大的人力成本差异,从网上购物的邮费或者快递费动辄数百不说,技术工人的收费更是令人咂舌,电工和水管工一小时的收费可以轻易上千,房屋、汽车的维修费用也极高,例如安装汽车尾部的拖车装置就要花费上万。在国内这是很难想象的。 虽然整个挪威地广人稀,但首都奥斯陆的人口密度却比北京更高,高人口密度很大程度上来自移民滥用了福利制度。如最近的报导认为短期来挪威工作的人对社会的贡献要比长期的移民多得多,因为短期的工程师等往往有较高工资,纳税但基本上享受不到福利就回去了,而长期移民却有许多长期享受失业和生育福利但从来不工作的。 同时这也带来了很多不稳定的因素,来挪威两年,遇到过三次在公交车上偷窃的行为,据办公室的同事说,这在十来年前的挪威是很难想象的,当时的城市用“路不拾遗”形容也毫不夸张。再比如奥斯陆警察以巡逻不必佩枪自豪,但最近大部分的警察也开始佩枪了,当然治安的不稳定因素也不只是移民造成的。 挪威的 IT 产业相比美国和许多其他欧洲国家都更陈旧和封闭,相比邻国瑞典对创业的扶持都远远不及,整个产业最多的是 Java、.NET 的企业咨询,应用新技术的创业公司极少,招聘国外的员工也很少。最近见到的负面新闻有整个国家的银行登录系统 BankID 坚持使用 Java applet、投入巨资开发,处理整个国家人口与税务数据的 Altinn 系统闹了大笑话 等等。 北欧的医疗保障体系广受赞誉,但身在挪威的人反映这个体制的主要问题是医疗处理的缓慢,造成许多人不夸张病情就无法就医,情况要比在中国糟糕得多。同时也有人利用体系的漏洞,比如威胁转到私立医院来加快就医的速度,或者不得不支付高昂的私人保险来减少排队时间。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体制对于大病是很好的防护网,但对于小病和急诊的待遇其实不如中国的情况。 以上看起来写的都是负面的情况,但都是我自己亲身了解到的,中国国内的报导甚少触及,可以给对北欧有兴趣的人作为参考。

奥斯陆买房记

这周把买房和贷款的合同签完,买房这件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也可以来写点总结了。从真正决定买房到拍下房子,总共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对于我这样消费不怎么犹豫的人来说已经是出奇的长了。其实去年找租房的时候就有同事推荐买房,这几年搬家至少每年一次,每次租房实在有诸多不便,而且奥斯陆房价也在世界前列,增长的速度丝毫不见放缓,最近的数据是奥斯陆的房价自 2005 年来增长了 62%,年增长率大概是 10%。房价变化虽然不能和国内相比,但基数已经太高,奥斯陆的平均房价在 4.5 万/平米左右,所以增长一点都让工薪阶层更吃不消。何况买房还可以退税,所以在向同事打听清楚之后,今年年初就开始策划买房的事宜。 在挪威买房的第一步是选择一个贷款的银行,不同的银行允许贷款的额度和利率都不同,但大体策略是类似的:面向 35 岁以下的头一次购房者优惠最多,如果拥有别的房产或者年纪更大的人就享受不了那么多优惠了。以往头一次购房者可以 100% 贷款,虽然去年底开始挪威也收紧了房贷限制,要求至少首付必须占房价的 15%,但大部分人靠存款、父母支持或者卖房的收入还是可以付得起这部分的。此外国家的银行可以提供更优的房贷,但对于有稳定工作的人来说申请到的可能性不大。 选择银行一般是通过电话或者网站向银行约谈,我的办公室楼下就是 Sparebank1 的办公室,也是我平时使用的银行,所以就先找他们谈。基本上谈话内容就是了解我的年收入、债务等经济情况,打算买的房子的大致价格范围,用来计算我还款的压力,然后给出一个包含贷款额度和利率的具体 offer。如果我觉得可以考虑,就可以把我打算用作首付的钱放在这个银行的一个存款账户内,他们就可以做正式的贷款担保,有了这个担保就可以进入下个环节。一开始 Sparebank1 答应给我贷款 210 万,但利息不算最优,只能给 3.9%,而大多数银行可以给 3.6% ~ 3.7%。所以后来又联系了 DnBNor 和 Nordea 这两家。不过最后选择的还是 Sparebank1,一来是考虑操作的便利,二来是它在我的要求下最后答应给我 3.65% 的利率。 第二步,也是耗时最长的一步,是网上选房和实地看房,在挪威卖房不需要自己去找中介,因为所有的房源都在 finn.no 这个网站上列出了,有详细的房屋介绍和照片,包括房屋的建造年份、每月的公摊费用、维护情况、以前维护欠下的贷款等等。这些广告会附上一般两次的实地看房时间,叫做 visning。visning 一般安排在平时晚上下班后或者周末,每次一小时。大体也就是看看房屋的使用状况,和中介谈谈周边环境和房子的细节问题。如果看完以后感兴趣,就可以留下名字和联系方式,准备进入竞标买房的环节。在挪威选房子和国内区别,主要是这里更看中房子的西向,因为这样可以在下午到晚上获得尽可能长时间的阳光,这在阳光稀缺的国度尤其重要。如果房子朝西,有个大阳台,又是不受遮挡的顶楼,那肯定能卖出好价格。 两次看房结束后的一天内,中介就会组织竞标,竞标一般是早上开始,尽可能在中午 12 点之前结束,开始的出价一般会比房主的要价稍低,然后随着是否热门层层上升,最多时我见过比要价高出 50 余万成交的。竞标的过程都是由中介组织远程完成,第一次出价必须填写一个书面的表格并签字写明过期时间,后续出价就可以直接通过电话口头作出。我参加了三次这样的竞标过程,头一次没有其他人竞争,不过我觉得房主要价 260 万稍贵,就想压到 250 万内成交,可是房主坚持不肯,后来就放弃了这套房子,房主也只能重新组织下一轮的看房和竞标了。第二次的房子竞争者把价格炒到了 280 万以上,超过了我可以接受的最高限度,只好放弃,估计这套房子的成交价在 285 万左右。最后一套房子大家出价都很谨慎,要价 239 万,出价从 220 万开始,两万三万地增加,最后我出到 250 […]

The Pixar Story: 一部纵向的历史

纪录片里,艺术与技术的混合 (blending) 总是一个吸引我的题材,加上 Pixar 这样炫目的名字,这部片子就更是非看不可了。 片子大概是 07 年初拍的,有 Ratatouille 的镜头,但是很少,也没介绍。不过估计其中大多数采访还要更早一些,比如里面胖胖的 Steve Jobs,看起来像 05、06 年的样子。 这是一部纵向的历史,点选得很好,John Lasseter 作为整个 Pixar 精神领袖,奠定基业;Steve Jobs 慧眼识珠;Andrew Stanton, Brad Bird 锐意进取;以及 George Lucas, Tom Hanks 这些从另一个角度给出的看法,都弥足珍贵。 这样的一部纪录片,有着一种激动人心的力量,不疾不徐,但是潜移默化,当你看到 John Lasseter 说:“别人问我为什么总能得到最好的车位,我告诉他,因为我三天前就把车停在这里了,这几天我一直睡在公司”,看到 Pixar 草创之际每年亏损好几百万 Steve Jobs 仍然坚持投资……回过头来看,你会觉得这都是值得的,能够亲自推动 3D 动画电影的革命,能够创造这样一个历史,这都是值得的。 唯一的遗憾是,横向的比较只是突出了 3D 动画与传统的 2D 动画在时代更迭之际的矛盾,作为引出 Disney 收购 Pixar 的铺垫,所以略有不足,Pixar 在这场 3D 动画的革命中并非独行,DreamWorks、Bluesky 等同样也有贡献,这方面的介绍未能在本片中出现。 此外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没能看到 […]

候世达:如聆巴赫

翻译自: Sounds Like Bach 在我还年轻时 — 也就是写下《哥德尔、艾舍尔、巴赫》那时 — 曾问过自己这么个问题:“计算机程序会有写出优美音乐的那一天吗?”然后做出了如下推断:“计算机作曲程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产生什么有新意的成果……‘我们就快能用一台批量生产的二十块钱邮购获得的预置程序桌上型音乐盒子中那贫乏的电路写出肖邦或巴赫假如活到今日将写出的曲子’ — 这种念头,哪怕只是想一想 (事实上我的确听人如此提过),也已是对人类心智深度的一种荒诞可耻的误估。”那时我的调子就是如此这般。 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我是如何看待这种推断的呢?说不准。这些问题已困扰我多年,直到现在还是没找到一个确定的解答。

← Bef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