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年的 Heinlein

写了 Double Star 和 The Door into Summer。

双星的感觉根本就是伪科幻嘛,除了时代以外,只和政治有关。进入盛夏之门倒是中规中矩的科幻,典型的海因莱因式的叙述风格。

现在科幻世界出的海因莱因作品都看完了,最喜欢的是 Starship Troopers 和 The Door into Summer。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 读着读着我突然觉得自己在读凡尔纳,Puppet Masters
情节过于平淡烦冗了,Citizen of the Galaxy 看完没什么印象。

期待 Time Enough for Love 和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今夕复何夕

糜烂的暑假忽而结束,明天就回学校了。

转眼大三了啊,这是一个很烂的感叹句。常言人生识字忧患始,于我,这忧患大概在学会编程而始,又或许我从未学会,只不过以为自己还能努力罢了。有的时候回头看看三四年前写的文字,常有陌生的感觉,现在敲键盘的手越发的不会写汉字,而往日的心思也越发得难以揣摩,五年前一个高一的小孩骑车回家的时候还在想给自己的 mud 加上点什么,三年前的晚上这个小孩手捧着一本 Programming Internet Email 往电脑里敲代码,快乐得忘记了明天就是高考,三年后他依旧甚呆,会为了文档里细微的间隙折磨一整夜,然而他大概已经不能算作小孩了。

二十岁了啊,二十岁能够算作长大了么?我在想,唯一庆幸的是,不管对或不对,这个小孩一直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吧,为了一个 bug 调试到天亮真的是很傻的,可这又是如此简单的快乐啊。唔,还是那句老话,弱智儿童快乐多。

高中的时候,遇到不爽的事情,便写写钢笔字,有时写完就舒坦了,最喜欢的是杜甫的《赠卫八处士》,上大学以来,这习惯早抛下了,或许正应了那句: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